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教学频道>> 图书馆>>正文内容

沙龙||回不去的故乡

沙龙||回不去的故乡

 

我相信我的故乡,就是我走过的道路,以及我所持久关注的人与世界之命运。未来的岁月里,无论在故乡,还是在天涯,我愿意平等地对待万物,我愿我是故乡的,我愿我是自由的。

——熊培云 《追故乡的人》

 

如果你喜欢苏州,一定会喜欢《苏州人》;如果你爱诗和远方,就会有耐心《等一朵花开》;如果你想要自由,就会成为《追故乡的人》。故乡,与我们总是最近的,又是最远的,离不开,却又回不去。

2017年4月25日,善耕书院组织第二期沙龙活动,特邀请慢书房羊毛、鹿茸老师前来与老师们分享以“回不去的故乡”为主题的三本好书。

 

《苏州人》

我们都是苏州人,可能是老苏州人,也可能是新苏州人。苏州是老苏州人的家乡,也是老苏州人的故乡。作为老苏州人,虽然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不曾离开过苏州,但是我们回不去从前的岁月。那流逝的岁月,那回不来的过往,便是我们心中的故乡了。而作为新苏州人,苏州是我们工作和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我们热爱这座城市,这里成了我们的第二故乡。

“苏州就是这个样子。她要表现出世,她想与世无争,但同时,她又极有追求的。只不过,苏州的追求,富有自己的独特个性,苏州要出世,这就有了苏州园林的清净淡雅,苏州要追求,又有了苏州园林的精雕细刻。”(范小青《苏州人》)

苏州的可爱之处,正是在出世和入世之间获得了一种平衡。一道老街、一条小巷,一处园林、一座石桥,一篮枇杷,一笼清蟹……人、景、食、情,不论是老苏州人,还是新苏州人,这里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了心里。

 

《等一朵花开》

食物,构成每一个故乡的边界;

尝遍四海,都在寻找家的味道;

诗和远方,都是脚下回家的路。

“南海的乡下,盛产海鲜。从小家里穷,生活艰难,经常吃不上饭,只能用海鲜和红薯将就着充饥。这黄花鱼,就是常见海产的一种,身材秀美,腹部金黄,看起来就十分诱人。少油慢火略微煎,再用水煨一会儿,下点豆酱和蒜苗,吃起来的鲜味犹如奶油。汁也是金黄色的,十分鲜美。肉嫩皮香,可以连骨头都不放过。”(林帝浣《等一朵花开·故乡的黄花鱼》)

很多时候,当我们回忆起故乡的味道时,它很可能与一种食物的味道连在一起。外婆的一杯酸梅汤、奶奶的一道狮子头,妈妈的一碗小圆子,爸爸的一锅酸菜鱼,无论时光流转,无论身在何方,儿时那一道菜的味道成为我们一生对故乡的怀想。

 

《追故乡的人》

故乡是一个回不去的地方,故乡也是一个走不出的地方。我们每一个人背负着故乡的枷锁行走于世界,成了故乡的囚徒。

“我是一个追故乡的人。有时候追回童年,有时候追到天边。有时候追入文字,有时候追入月光。更多的时候,我是追进了梦里。而我梦里的故乡,或许在过去,或许在未来。或许已经消逝沉沦,或许永远不会到来。”(熊培云《追故乡的人》)

故乡再也回不去,因为我们无法找回逝去的时光;故乡又是能够回得去的,因为故乡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情结。每个人一生都行走于故乡与他乡,如果我们都能自己成为自己的故乡,在茫茫宇宙中,便找到了定位方向的精神坐标。

无论是故乡,还是天涯,我是自由的,我是我的故乡。

文/肖凤杰  摄影/刘一清  编辑/韦宇端

 

教师读书沙龙心得:

 

那是在外地大学求学后第一次归家,在从中推开木质院门的一刹那,感到满园都是沉甸甸的、金灿灿的阳光,温暖、炫目,让人睁不开眼。在它的照耀下,母亲打理的各色月季分外娇艳,父亲手植的棕榈树分外苍翠挺拔,全家人合力砌成的低矮花坛也斑驳可爱……于是,那一刻,变成了不可复制的永恒。

现在,几次搬家,时过境迁,没有老宅可住、没有母校(小学、中学)可回,均已拆迁。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在我看来:有家人的地方、有爱的地方就是我心灵的故乡,那里有一束阳光永照心田.

——顾菁

 

回不去的不是故乡,回不去的是心境。于是故乡就存在记忆中。村里挪出来当作教室的小平房,击掌为铃声的上下课形式,冬日里靠着向阳的墙壁挤作一堆嘻嘻哈哈的游戏。教室前面是故乡的大河,每日下午的涨潮带来上游地区的水草……带给我们无尽的遐想:远方有什么?潮水会不会带来一个坐在木盆里的小娃娃?田螺姑娘在哪里?故乡就是一坛封存的老酒,偶尔浅酌,带给我无尽的思念;故乡就是一个封存记忆的百宝盒,偶尔回顾,牵引出童年的快乐和忧愁。

——印娟

 

对我而言,故乡是我纯粹的精神家园。我也会怀恋故乡,但我更愿意回忆那些美好而温暖的往事。故乡,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我用自己的方式极力地挽留那些美好的时光,温暖现实的人生。

——王君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