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丁林兴:三中的校长

    这是一张极其普通的照片,照片上,一位中年男子,五十岁开外,小平头,长方形的脸上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子下是一张紧抿的嘴巴,穿一件深灰色的中山装,风纪扣扣得好好的。他,就是王家桢,一位被老一代三中人津津乐道的校长。当我整理校史的时候,才知道:王家桢,1940年考入中央大学化学系学习,毕业后任教于晏成中学。1957年,38岁的王家桢任苏州三中副校长(后任三中校长),那年,苏州三中高考成绩位居江苏省第八名,其中化学成绩名列全省第一。这是苏州三中办学史上难以逾越的一座丰碑。然而,我未能有幸与这位德高望重的老校长谋面,关于他神话般的传说,只能靠历史教师的想象,复现在脑海中,仿佛远处传来的歌声,渺渺茫茫!
 
王家桢校长  
 
 
    我想,还是说说我亲历的那些三中校长们吧。
    钟连元校长(1997年4月至2007年8月),担任苏州三中校长长达十年之久,苏州三中经历了创重、晋星、组建教育集团、喜迎百年校庆等大事,创造了改革开放以来三中办学史上的一个辉煌。钟校长有“钟点子”之美誉,他的点子,即为“金点子”。举例说吧:2006年春天,钟校长召集我们开会,地点在今善耕楼一楼北面的一间办公室。那次会上,我第一次听到他的一个大胆设想,他说:准备在成林楼二楼开一个苏绣馆,请著名校友苏绣大师张美芳指导学生苏绣,这完全符合新课程改革的方向与理念。让我感兴趣的是他这个设想的另一个预设,他说,张美芳大师有一幅苏绣作品《金核子对撞科学图像》,逼真地再现了金核子碰撞瞬间的奇妙现象。这幅作品堪称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受到李政道博士的赞誉。也因为此苏绣作品,张美芳大师与李政道博士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钟校长设想,哪一天,李政道博士造访苏州,希望通过张美芳大师的关系,请李政道博士光临苏州三中。“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大约8个月后,2006年11月12日,李政道博士真的到了苏州,受张美芳大师的邀请,他到苏州三中为“苏绣创新艺术中心”揭牌。揭牌后,李政道博士参观了苏州三中校园,最后,来到逸夫楼的航天馆,坐在小圆桌前,沉思了片刻,为苏州三中题写了十二字:“凝聚姑苏灵气,汇成全国骄傲。”
 
钟连元校长(右一)
 
 
    这令我想起一件事:2005年,苏州三中为纪念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一百周年,举行了爱因斯坦铜像揭幕仪式。科学的力量在于预测,钟校长的“金点子”,某种程度上实现了“预测”,从这个意义上讲,钟校长堪称苏州三中“校园文化创意领域的爱因斯坦”。
    如果说钟连元校长是出名的“钟点子”,那么,华意刚校长(2007年8月至2010年10月)给我的印象是精细,即管理的精细。记得华校长每学年伊始,都会提出一个阶段性目标,然后,围绕这个目标开展各项工作。他有句名言:管理工作,要先理后管,多理少管,重点在理。他曾提出了主动式管理、精细化管理和过程化管理等理念。也举个例子吧:2009年,那是全国校园安全事故频发的一年,学校召开安全工作会议,讨论胸卡制问题,即所有人员凭胸卡出入校门。当时,有位中层干部提出,熟人出入是否可以通融一下(言下之意,认识的人是否可以不一定要佩戴胸卡)。当时,华校长说,作为一种制度设计,应该堵塞任何漏洞,亦即认识的人也必须佩戴胸卡。华校长在任时期,江苏省恰好实施新高考方案,涉及两语一数与选考科目达B率的匹配问题,他在这方面的研究,比分管校长还钻研得透。正是这种精细的管理,苏州三中的教育质量继续稳步提升。
 
华意刚校长(右一)
 
 
    华校长的精细管理,也令我想起一个人,即管理大师德鲁克。据说德鲁克曾拜见过熊彼特,听过熊彼特的一句名言:“我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年龄,知道仅仅凭借自己的书和理论而流芳百世是不够的。除非能改变人们的生活,否则就没有任何重大的意义。”这句话成了德鲁克后来衡量自己一生成败的基本标准。我想,华校长或许读过德鲁克的传记,否则,他怎么能像德鲁克那样精于管理,并努力提升苏州三中的办学品质呢?!
    卫新校长(2014年8月至2016年6月),在我的眼中是一位文化人。尽管他在三中呆了不足两年,但他对三中文化的发掘是有目共睹的。2014年夏天,三中校园整体改造的主体工程——主教学大楼竣工。当时,在大多数人看来,校园建设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做了。然而,卫校长奉行“边角主义”,将三中校园的周边环境建设得很有文化:“一带一路”串起了“嘉园—慧园—晏园”三个园,师麦堂的小红楼、地震井上的金字塔、灰墙红瓦的民国礼堂、风景秀美的麦兰园……都是可圈可点的校园建设经典。当然,他对三中文化的挖掘不只是物质的,还有精神的,譬如,他提出“办苏州小巷里最国际的学校”的办学目标和“以‘善耕’老师,用‘晏成’方式,育‘慧灵’学生”的教育理念;他还提出“花样三中,别样芬芳”、“三生万物,其道大光”的愿景。
 
卫新校长(右二)
 
 
    卫校长令我想起了国学大师王国维。众所周知,王国维先生提出过“三境界说”,即“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卫校长刚来三中时,的确心怀一种目标(望尽天涯路);在三中的日子里,他也的确极尽全力(为伊消得人憔悴),谋求三中之发展;而最后,那个“灯火阑珊处”的“他”(文化三中)也渐行渐近……
    我是1990年到三中工作的,27年中,经历七任校长,除了上面提到的三位校长外,还有四任校长,他们也各有特点,譬如,吴冠群校长的蕴厚、倪振民校长的气度、唐爱民校长的真诚、戴永校长的睿智!他们在不同时期为苏州三中的发展都做出了(或正在做出)巨大的贡献!
 
戴永校长(居中)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当下,苏州三中正处在一个发展的关键时期,戴永校长以他的睿智,紧紧把握教育发展的时代脉搏,以科学的教育质量观为中心,以深化课程改革为抓手,以教育信息化和教育国际化为驱动,正意气风发,带领三中人迈向高品质四星级高中的新时代!
 
文/丁林兴  素材/教科处  编辑/韦宇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