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丹青世界一念执着:仇庆年和他的慧成“徒弟”

    最近《国家宝藏》这档综艺节目在央视热播。故宫博物院的三件国宝在第一辑首先登场。在介绍宋代传世之作《千里江山图》的时候,我们苏州著名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传统国画颜料大师仇庆年老先生受邀登上了央视舞台,为全国观众解说这幅国画历经千年风雨而依然艳丽如故的秘密——传统中国画颜料。
    而苏州三中和仇庆年老先生也有着独特的缘分,且待我们为诸位细细分解:
 
三中边上曾有着唯一的姜思序堂门市部
   
    明未清初,阊门都亭桥有了制作传统颜料的姜氏“思序堂”店铺。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因其色明亮透彻,经久不变,润笔透纸,色泽文静而深厚朴实,能充分表现传统中国画的特点而备受推崇。
    姜氏技艺,本为姜氏子孙代代相传。解放前,改由嫡传弟子薛文卿继承,薛文卿又传给其子薛庚耀。1972年,姜思序堂由最初的手工作坊,转成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厂。1963年,20岁的仇庆年苏高中毕业,机缘巧合,进入位于东中市的姜思序堂国画颜料生产合作社,随薛庚耀老艺人学艺,就此与国画颜料制作结下不解之缘,一晃已54个年头。从当年的年轻小伙到现在年过七旬的老人,仇庆年的五彩人生走得艰辛却执着。
    白塔路上的面店陆振兴隔壁原来就是唯一的姜思序堂门店,现已歇业——这也透露出传统中国画颜料的生存困境。
 
 
仇庆年来三中做国画颜料讲座
 
    今年九月,仇老先生还专程到我校慧成实验项目,为我们初一、初二的孩子们做了一场《传统颜料技艺传承与非遗保护》为主题的精彩讲座,引导我们青少年为保护和传承那些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而努力学习。
 
 
    仇老向同学们科普了传统颜料的三种分类——动物、植物和矿物。他从自己的“百宝箱”里小心翼翼地拿出许多珍贵稀缺的矿物原石,并展示了用其磨制的矿物颜料,这让同学们感到惊喜万分。大家亲眼目睹了青金石、蓝铜矿、孔雀石等珍贵矿石的真容,也被雄黄、雌黄、朱砂的艳丽色彩所震撼。仇老又通过图片向大家展示了传统颜料的制作方法,讲述自己一生敲打研磨、与颜料为伴的艰辛故事。同学们深感在如此精妙绝伦的传统技艺背后,工艺师们所付出的漫长岁月和辛苦劳动……
    讲座结束,全场掌声雷动。同学们被这位古稀老人坚持、执着和乐观的精神深深感动。
 
仇老有个慧成“徒弟”
 
    初二(2)班的沈琮热爱中国画。一天在作画的时候,突然迸发出了灵感的火花——为什么我们现在的画不易保存,而古代的画作却可以传世千百年,颜色依然鲜艳夺目?我们平常所使用的管状颜料总会有挤出油脂气泡等糟糕现象,造成画好的色彩洇染到线稿之外。是不是现代的颜料有问题?古人的颜料是不是和我们用的不一样呢?她带着无数问号去问国画老师,老师说古代的颜料是用矿石和植物研磨出来的。这下她更好奇了。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她在图书馆里找到了仇老先生著的《传统国画颜料的研究》。因为不能外借,她每天花很多时间去图书馆的阅览室摘抄卡片和笔记,空闲时间里,还不断留心查找收集各种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关的资料,整理在文档里。
 
    寒假里我写出了论文的第一稿,才一千字不到,就像一篇小学生作文,完全没有论证清楚。我重新整理思路,把“传统手工颜料在原材料、制作工艺等各个方面与现代化机器生产的不同,而这项珍贵的非遗技艺后继乏人”作为中心论点。整整一个寒假,我满脑子都是五彩缤纷的颜料,一共修改了六稿,最后完成了6000多字的论文《探寻传统颜料的奥秘》。这可是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论文!
(沈琮)
 
    沈琮还在妈妈的帮助下费尽周折打听到了非遗传承人仇庆年先生的手机号码,与仇老先生取得联系后特意上门去采访。
 
 
    那天是年初六,阴雨连绵,特别冷。我们找到了仇老的颜料展示馆。站在大门口等我们的是一位中等身材、衣着简朴的清瘦老者。老先生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从颜料制作的原材料到制作工艺步骤,都一一作了细致地讲述。我一边听,一边动手尝试,一边不停地记着笔记。仇老还请我来到他家中,给我展示一些珍贵的宝石。我根据事先拟好的提纲提问,仇老先生对于我提出的一些显得幼稚的问题也不以为意,尽量用简单浅显的话来为我解释一些复杂的问题。看得出,老先生对于青少年热心传统技艺,还是挺欣慰的。仇老先生听说我为了写文章,几乎摘抄了他的大半本书时,答应书籍再版时一定送我一本。我们一老一小,在那间冰冷阴暗的斗室里,摆弄各种珍稀矿石,一问一答地聊了很多话题。原本计划一个小时左右的探访,整整聊了三个半小时,大家都还觉得意犹未尽,老先生还愉快地答应我,来给同学们做一次非遗保护的专题讲座。拜访结束出门时,华灯初上,天色都已黑沉。
(沈琮)
 
    从仇老先生讲述的传统颜料的原材料极度匮乏、生产工艺的变迁、市场起落的情况和实际销售中遭遇的种种困难,分析原因、探究出路。沈琮同学继续以传统颜料为例,就传统销售模式和网络营销的优劣对比展开了新的思索,数稿修改之后,完成了7000多字的第二篇论文《传统技艺传承和现代市场营销》。
    堂堂国家级的非遗大师,居所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新村。居室如此的陈旧简陋,可见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是何等的艰难。老人为了探寻稀有的原料矿石,踏遍全国各地的荒山老林,风霜雕刻出满脸沧桑的皱纹;而几十年艰辛的捶打研磨,使老人粗糙的双手骨节突出,指甲和掌纹的缝隙里已经深深侵染了黄绿的颜料。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而这位倔强的七旬老人却并没安心在家颐养天年,依然在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而奔走呼吁。仇老先生的执着质朴、专业知识的渊博、对事业的无限热爱、对珍贵传统技艺艰难传承的忧思、以及老人充满乐观的精神,无不深深震撼了我们。
 
丹青世界,一念执着
 
    传统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传承的一大困境就是缺乏有志于学习这门技艺的有缘人。学习这门技艺,要耐得住寂寞,吃得起苦,比如做八宝印泥,要花四五个小时连续不断地对印泥进行捶打,长年累月下来,他的手得了腱鞘炎。有时自己捶不动了,就让儿子、女儿来帮忙。这样一件苦差事,市场又狭窄,仇庆年只能把手艺传给儿子和女儿。仇师傅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有更多年轻人愿意来学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使这门技艺能更好地传承下去。
 
    我想,也许我今后不一定会成为一名“颜料匠”,但是结识仇老先生,写作论文的这个经历,却教会我勤勤恳恳、坚持不懈地探索寻找真知。传统文化技艺的保护传承,也是我们青少年未来肩负的责任。我们现在刻苦学习,将来才可以去探求更加先进、更高科技的方法来保护传承。
(沈琮)
 
 
文/初二(2)沈琮  顾康麟  张小旎  
素材/慧成   编辑/韦宇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