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丁林兴:三中的雪

    自从校园整体改造后,我一直盼望苏城能下一场大雪,想看一下雪色的三中该有怎样的美?!2016年初,下过一场小雪,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有一种“凝是地上霜”的感觉,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2018年的第一场雪,第一波雪,依然让我有点失望;第二波雪,才激起了我内心的波澜……
    6点15分左右,天色未亮,随着电动门缓缓拉开,我的眼前展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世界,三中像一位披着白色轻纱的新娘,宁静、纯洁、美丽。那条刻满了沧桑的石板路,已消失在苍茫的大雪中……我蹲下身,拍下了校园的第一张雪景照。
 
 
    有人说:“煮雪饮茶,闲话人生。”那是一种小资情调,真正的赏雪,还是需要孤行。我不忍破坏这雪的纯洁与美丽,沿着路的边缘,缓缓前行,那“咔嚓、咔嚓”的足音,还是划破了黎明时分的宁静,此刻,我仿佛听到了一个遥远的回声:那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夜晚,一位纯情的女孩在雪地行走,那足音仿佛是小提琴上奏的名曲,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悦耳。
    银装素裹的校园,就我一个人,但我没有一丝的孤独感,相反,有一种十分美妙的感觉,因为,此刻,这世界完全属于我的。我习惯性地沿顺时针方向行走,边走边欣赏这大自然的恩赐:善耕路、慧成路一旁的新树,像婷婷玉立的少女,充满着青春的气息。校园西边原本凌乱的车棚和简易房,在大雪的覆盖下,错落有致,与紧挨的民居缝合了起来,凸现出千年古城粉墙黛瓦独有的韵味。璞园的冬天,常常是萧条的,但雪后的璞园有一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那一棵棵披着碎玉的小树,婀娜多姿,仿佛在跳一支支青春的舞曲;高高低低的璞石,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在大雪的映衬下,有一种“惊涛拍岸”之壮美。
 
 
    麦兰园依然是三中的最美。百年樟树,在大雪的重压下微微低垂,但雪中透露的翠绿,凸现了她不屈的性格。樟树掩映下的兰亭,虽已不是旧时的兰亭,但风采依旧。我一直在想,民国二十年早春,相聚兰亭的七位女教师,她们之间有着多少跌宕起伏的故事?她们的故事又将如何发展?她们的梦想又是什么?不过,如今,三中的兰亭,“傍百年树,读万卷书”的楹联,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三中是一所书香飘溢的学校,麦兰园是一个恬静优雅的读书地。镜湖,像北冰洋上开凿的一个“冰窟窿”,积雪勾勒出她曲折的轮廓,在这样凛冽的严寒中,湖面居然没有结冰。湖堤上的喷雪花,这时成了名副其实的喷“雪”花,一排树枝,像是无数根缀满白雪的柳条,在湖水中投入美丽的倒影。湖水清澈见底,红的、黄的、白的,大大小小的锦鲤,在水中悠闲地徘徊……寒冷的雪层和游动的锦鲤,静与动,两种看似完全不同的事物,此刻奏出了如此和谐的旋律,大自然就是这么的奇妙!
 
 
    穿越园林式的校史馆,来到“三生万物”之前,这棵“灵性之树”,虽然没有春天的葱绿,但风姿依然优美,她在白雪的映衬下,似乎显得更加“本色”。向东望,操场如一片苍茫的雪原,辽阔、洁白、纯情;站在“雪原”的东边,回望西方,逸夫楼墙上的“百年三中,慧灵晏成”八个大字格外醒目。当我慢慢走到校门时,天色已亮,轻轻推开慧园的门,庭院一地白雪,宛若一片月光,墙角的腊梅在寒雪中绽放了一片淡黄色的小花,那轻轻地飘着幽香的梅花与晶莹剔透的雪花紧紧相依,让我感受到了“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意境。养心殿、回廊和半亭构成的慧园,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园,也是最能勾起人们情思的地方,此刻,她宁静、恬淡、优雅,似乎还沉睡于甜蜜的梦中,我不忍惊醒这情人的梦……
    轻轻地离开慧园,我来到了成林楼四楼,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校园。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三中校园唯美的雪景:操场上、房屋上、道路上、绿树上,尽是茫茫白雪,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呵,三中的雪,是温柔的,她将白色的轻纱披在这书香飘溢的校园,挡去北方吹来了寒风;三中的雪,是纯洁的,她将自己的挚爱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大地与绿树,滋润着每一个青春的生命;三中的雪,是诗意的,她的静谧、淡泊、致远,撩起了人们一抹淡淡的思绪;三中的雪,也是充满希望的,那雪下的花草、树木,透出的绿色,给人以一种力量与自信!
 
 
7点多,我遇到了小强,这是我今晨遇到的第一个同事。我说:给我拍个照片。说完,我俩轻轻地走到了“雪原”,我一头扑到雪地,将胸紧贴大地,仿佛想将整个身心融入这雪中……我知道,我为什么爱这个校园?为什么爱这片热土?为什么对三中的雪情有独钟?为什么……我记起了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雪》:
 
你是白色的诗
苍茫的荒原
怒放的寒梅
在你的舞姿中
才有了无穷的意境
 
你是情人的梦
一夜的轻吻
无声的关照
化作初春的清溪
孕育着生命的欢歌
   
雪  那洁白的雪
让我想起了雪夜的足音
那初恋的回声
    不经意的三中之雪,感动了我:凝固了岁月,惊艳了时光,释放了孤独寂寞冷;抑或,那“遥远的回声”,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耳边……
 
 
文/丁林兴  素材/教科处  编辑/韦宇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