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丁林兴:三中的画

    三中110周年校庆,67届校友高一鸣先生捐赠给母校9幅(钢笔)画,其中8幅为三中消逝的老建筑,如钟楼、晏楼、师麦堂、中央大楼等,1幅为三中全景图,弥足珍贵。听高一鸣先生讲,他虽先后师从吴石渔、吴?木两位名家,但也曾跟楼浩白先生学过绘画。
 
 
    楼浩白为三中老师,在吴门画坛,他不算名声显赫,但每每谈及三中校史,都绕不过楼浩白先生,因为,50年代楼先生为三中画过一幅三中全景图,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校史资料。以前,对于楼浩白先生的了解,也仅此而已。直到去年在一则微信中,才真正领略到楼先生的风采。读他的画,你会发现,他绘画时充满激情,将那些无声与空朦的境界与极富表现力的线条融合在一起,交相辉映,营造出一种特殊的美。他笔下的山川人物、翎毛走兽、野草闲花等,无不生机盎然、神情毕现。
 
 
楼浩白手绘
 
    翻阅三中的校史,你会发现,百年三中,画家辈出:
    吴䍩木(37届校友),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苏州国画院名誉院长。出生绘画世家,从小受家庭熏陶,9岁创作《长江万里图》,见者称奇。复旦大学毕业后从事金融数年,后转为专业画家。早年精研唐、宋、元、明、清诸大家作品,探索中国画传统精髓,并游历名山大川,勤奋创作,师古而化,自立门户。晚年变法,创“第三种画”,截取山石树木局部放大,笔墨粗简纵逸,形成了鲜明的艺术个性。吴䍩木的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被收藏。他长期从事艺术教育,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主要著作有《山水画传统技法解析》、《中国画技法概论》、《中国古代画家辞典》等。他几十年辛勤耕耘、呕心沥血,为弘扬和振兴“吴门画坛”贡献了毕生的智慧与精力。
    王锡麒(55届校友),高级工艺美术师,擅长人物画,有”当代唐寅“之美誉。他的作品透逸清新,格趣高古,自创新意。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省市及海外展览,并被发表收藏入典。出版有《王锡麒画集》、《王锡麒人物画选集》
    余克危(59届校友),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是当代中国极具代表性的杰出艺术家。数十年勤奋耕耘,努力钻研,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创作了大量中西融合、神韵兼备的油画及中国画。他画的特点是:擅用油画的思维画中国画,以国画的情趣来画油画,其作品焕然一新。1993年,他获法国巴黎大皇宫“最杰出中国画家特别奖”。2006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余克危画集》四卷。
    程宗元(59届校友),著名画家。他擅长中国画人物、仕女及佛画。他的作品以吴门画派秀逸清雅之风为基调,以“线”抒情,以“墨”寄情,并融入西法,造型准确精微,彩色明丽淡雅。著有《程宗元画集》、《观音菩萨慈悲法相画集》等作品。
    徐绍源(59届校友),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师从花鸟画家张辛稼先生,后入苏州国画馆学习国画。数十年悉心研究中国画,积深厚笔墨功底对造化之参悟,形成豪放纵逸、笔酣墨畅的雄健风格。作品清新典雅,水墨氤氲,充满清高旷达之气。代表作品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春喧》、《紫藤》、《春晖》等,出版《徐绍源花鸟画选》、《徐绍源作品集》等。
    陈如冬(87届校友),是一位富有艺术思想和艺术创造力的青年画家。他擅人物、山水、花鸟各科,尤精走兽,所作虎、狮、狗、马、羊、猴等,工写兼融,以形写意,更以生命的怜爱付诸笔端,形成了日趋成熟的艺术个性。曾在香港、深圳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出版《陈如冬动物画集》等作品。
 
 
 
 
 
 
    一长串著名画家的名字,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三中艺术教育的成就。世纪之交,三中曾与苏州吴作人纪念馆签约,将吴作人纪念馆作为艺术教育的实践基地,加强对学生的美育教育。为了适应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的需要,三中又建立了一批名师工作室,其中画家王葵工作室即是。王葵为知名书画家、西泠印社副社长王个簃的孙子,擅长花鸟画,代表作有《洞庭夏熟》、《河塘清趣》等,出版《王葵中国画集》,任海上书画名家后裔联谊会理事、苏州吴昌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等职,凭借他宽厚的人脉,常有著名书画家汇聚三中挥毫泼墨,或做艺术讲座,促进了三中的艺术教育。当时,隶属三中教育集团的一初中办起了书画特色班,也正是在此背景下,尢玉淇先生的《绘画入门》应时出版。
    尢玉淇,1937年抗战爆发,他在上海“苏美沪校”学习。其住所有一所教会办的女子高级小学,因为此校的女美术教师奔赴内地,缺美术教师,经相关熟人介绍,他走进了这个“女儿国”,担任美术教师,从此,便于美术教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他先后敬佩过两位前辈:一位是明代中期的浙派画家周臣,“他虽画名不彰,但他能知人善教,能根据不同的悟性、不同的文化,先后教出了两位知名的大画家(唐伯虎和仇十洲)。”另一位是长元和高等小学的美术教师罗时敏,“(罗老师)采用师生互动,相互启发,在黑板上用默画、添画等方法,使学生在上课时兴味倍增,妙趣横生……先后成就了好几位大画家(吴湖帆、颜文梁、陶冷月)。”他认为,美术教学是很好的美育教育,可以让学生“知道待人以道、处世以美、扪心以美的道理”。
 
 
    尢老的西画作品,历年在全国、省、市及国外展出,并为徐悲鸿纪念馆、苏州美术馆暨中外人士所收藏,图片屡见于各地报纸杂志。他在文学上也有造诣,曾结集出版《三生花草梦苏州》等作品。2008年底,时任三中校长的华意刚到尢老家拜访,“欢谈之余,尢老欣然将自己数十年美术教学的积淀——《绘画入门》一书书稿无偿赠送学校。”由于当时我分管学校宣传,所以华校长让我与古吴轩出版社商洽出版事宜,于是,我也有机缘与尢老接触,诚如华校长在书序中所言:“每次与尢老交谈,都感佩岁月给这位耄耋老人留下了那么多真、善、美的记忆。鲐背之年,是物我两忘的境界了,尢老言谈举止之间,在我们这些晚辈看来,始终流露着阳光、真挚和怡然。”
    三中不是艺术特色学校,但她却涌现出如此众多的著名画家,确实令人震撼。作为三中人,为三中拥有这么多的画家而感到骄傲!我从小热爱绘画,记得大学时代买了上百种绘画技法、理论、画史等方面的书籍,潜心研习,并有一幅《荷花》的作品在学校橱窗展示,直到(工作后)单身住宿青中时,还画了满满一墙的画。但是,没有名师的指点、专业的信念和持续的训练,终究迈不过入门这个槛。然而,我深知,绘画是可以激发人对自然、对生命、对人类的热爱的;可以让人沉醉于一种宁静的心境,从而获得灵魂的净化和精神的升化;可以让人萌生对美的向往和对梦的憧憬,进而丰富生命的意蕴;可将人置身于一种物我皆忘、天人合一的超然境界。因此,一所高品质的学校不能没有美术教育,我欣喜地看到了三中新生代美术教师庄凌霞、倪韵婷等,辛勤耕耘在美术教育的希望田野、三中学子其乐融融的情景……三中的画,必将薪火相传,继往开来,欣欣向荣!
 
文/丁林兴  素材/教科处  编辑/韦宇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