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丁林兴美文系列:三中的我

    初夏的清晨,天色空蒙,飘着微雨,我端坐在书桌前,写陆宏兄给我的命题作文——“三中的我”。尽管天色有些阴沉,但我心中却洒进一缕阳光。二十八个春秋,那出日的壮观和月色的静谧、那世事的繁杂和人生的风雨,瞬间涌入了我的脑海,竟不知从何下笔,或许(写回忆录)那是十五年后的事,今天,只能撷取生活中的几朵浪花,聊且完成一个“使命”。
 
心存感恩
 
    1990年,我从江阴调入苏州三中,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我也曾经努力过、拼搏过,但最初的十年,我的“历史”几乎是一个“空白”。记得2000年,我跟刘惠老师(时任办公室副主任)说过,这十年,我的考核没有“优秀”,当时她感到有点“惊讶”。也许这段“空白的历史”,正是孟子所言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积淀期。1995年,我被聘为学校教科员,1997年,我担任历史教研组长,2002年在瞿立言老师的鼓励下竞聘教科室副主任,2004年在钟连元校长的提携下,我被任命为校长助理,2008年在华意刚校长的提携下,我被任命为副校长。随着职务的变动,在学校工作中做的事也越来越多,或者说越来越为人关注,一些荣誉也接踵而来:2002年,我被评为“苏州市新世纪高级专业技术人才”;2004年,被评为“苏州市中青年历史学科带头人”;2010年,被评为“苏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2012年,被评为“苏州市优秀德育工作者”;2013年,被评为“苏州市名教师”;2016年,被评为“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2018年,被评为“苏州市劳动模范”。
 
 
    “荣誉”只是人的成长中的一个方面,而“阅历”则是人的成长中的另一个方面。我很看重下列的一些“阅历”:2004年,我参加了“江苏省第五届新世纪园丁教育教学论文大赛”(参赛论文57000篇),获一等奖第一名;同年,参与起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世界遗产青少年教育:苏州宣言》;2005年,代表苏州三中全体学生执笔写了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得到了温总理的批语;2010年,我被评为“苏州市第二届东吴中青年学者”;2011年,我参加了江苏省高考命题;2015年,我参加了民盟苏州市委组织的赴贵州毕节的支教工作。
    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个人努力、拼搏很重要,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人的成长环境也很重要。一路走来,我得到了无数领导、前辈、同仁、同窗、朋友的关爱、提携、支持与帮助,因此,我心存感恩。
 
仰望星空
 
    记得大学时代,有一次听林剑鸣先生的学术讲座,被林先生的风度与学识所折服,自此后,我心中便升腾起一种“学者的形象”。虽然在中学工作,但我一直追求成为一名学者型教师。1998年夏天,带完高三毕业班,赴厦门旅游,在机场书店,见一本《知识经济呼唤中国》的书,顿时感到这是一个较新的观念,便买了一本阅读,受此书影响,写了一篇《知识经济与历史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培养》,发于《中学历史教学参考》1999年第1期,当时,不用说有多开心,而且,隐隐感到了写论文的诀窍。接着,《由“3+X”看高考改》、《中学历史网络教学再探》、《生动性:历史教学的生命》、《论历史教育的国际视野》等论文,在此后的几年中先后发表。
 
 
    2003年9月,攻读博士研究生,这是我学术生涯的重大转折。根据导师朱永新老师的意见,从我们一届开始,他的博士研究生论文选题都做“新教育实验”的研究。2004年冬的一天,许庆豫老师找我们几个博士生开会,确定各自的论文选题,许老师建议我写新教育实验的六大项目之一:“营造书香校园”。当时,新教育实验的“营造书香校园”这个项目是卜延中老师负责的,因此,我后来与卜老师成了好朋友。2005年,正当我搜集资料,做论文写作的前期准备时,接到写《与崇高对话:新教育实验与书香校园》的任务,忙于写书(2006年出版),2005年9月至2006年7月,我被派往平江中学担任执行校长,2006年7月至12月,又忙于百年校庆、孙中山教育思想研究会、学校“十一五”发展规划等,一年多的时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消逝了,心里很急。2007年初,我决心沉下心去,完成博士论文的写作。这一年,白天忙工作,但在夜里,每天凌晨二点到六点则写博士论文,坚持了近一年,终于完成。记得这年11月,我将论文交给了许庆豫老师审阅,又用一个月时间修改了一遍,12月18日,将博士论文交导师朱永新老师审阅。2008年初,下了一场大雪,博士论文能否过关,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年前,我给许老师发了则短信(没有直接问论文的事,只是问候了一下他新年),他也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回复我:“论文写得非常流畅,很好。”这时,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年初五,我接到朱永新老师的电话,约我讨论博士论文的修改事宜。他对我论文的总体印象是:“论文材料比较丰富,尤其是对后现代主义与阅读的关系,疏理得比较清楚,对书香校园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总结。但是,作为博士论文,还有继续修改提升的空间……”然后,给了我一大包材料。当时,我内心又涌起了阵阵波澜,因为我答应《苏州日报》记者吴晓红写一组历史高考的专栏文章(8篇)。无奈,我只得找刘凌昊老师等朋友帮忙,我写了2篇,其他6篇由刘凌昊老师等3人完成。同时,我再约许庆豫老师见面,听听他对论文的修改意见。许老师说,我的论文写得很好了,不必作大的修改,建议我增加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的内容。后来,我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增加了一章,以“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作为营造书香校园的理论基础。2008年4月,论文通过了预答辩,5月通过正式答辩。
 
 
    读博给我的感觉是一次历练,一方面掌握了研究方法,另一方面打开了一扇通往精神世界的窗户。这时,回过头去看以前写的一些论文,都算不上什么。2010年前后,我确立了一个历史研究的课题,旨在探索一种“人文、求真、灵动”的历史教育风格,并对自己二十多年历史教育做一个总结性的理论提升,2011年省级重点课题《历史教育的文化学研究》被列为省精品课题培育对象。以后,我几乎所有的历史教育论文都是围绕这个课题写的,至今完成了22万字,其中11万字发表,5篇论文(5万多字)被中国人民大学书刊中心全文转载。2018年,我的《历史符号与诗性体验》一文被《中学历史教学参考》编辑部评为该刊2017年度最具影响力文章(共5篇,其他4篇的作者是:《中史参》主编任鹏杰先生、首都师大教授赵亚夫先生、华东师大博导张耕华教授、浙江师大教授王加丰先生),也许这在偶然性中有其必然性。我始终认为,作为一名教师既要脚踏实地,更要仰望星空。因为前者,只能永远停留于精耕细作的农耕时代,而后者才有可能拥抱“互联网+教育”的后农耕时代。
 
钟情三中
 
    每一个人对自己所在的学校都是有感情的,当然,我也不离外。但真正找到归属感开始于钟连元时代。一方面,在三中呆的时间长了,日久生情;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自己担任了领导职务,许多事情亲历亲为,对学校发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那是一个青春的时代,也是一个拼搏的时代;那是一个自豪的时代,也是一个升腾的时代。三中从创省重点中学,到晋升四星高中,再到成功举办百年校庆,合并了3所学校,规模扩展到4个校区,6000师生,那发展势头令人振奋。那时,我主要分管教科研与宣传,更多的是配合那一件件学校发展的大事:记得2003年,我写了第一篇讲话稿——三中与二十一中两校合并的升旗讲话稿;2004年,我负责审定了三中的第一套校本教材(12册),并给杨院长写了一封没有发出去的信(让刘惠老师看了感动得掉泪);2005年,又饱含深情地给温家宝总理写了封信,温家宝总理的批示轰动苏城;2006年,我执笔写了学校的“十一五”发展规划、三年文化发展规划、省文明单位申报材料等。
 
 
 
 
 
 
    华意刚时代,是我对三中归属感的巩固与发展阶段。2008年,我开始分管科技创新,积极推进科普“双进”工作,并对地震馆进行了重新布置,让地倾斜记录仪“复活”(由机械记录改为数字记录),这年底,我又成功地举办了苏州三中科技节。2009年肖建老师调市政府工作,他分管的工作都由我接了下来,那时我分管教科研、德育、体卫艺、科创信息、安全和宣传等工作,的确非常忙碌,但忙而快乐。2009年,学校适逢素质教育综合督导,我负责写主报告,完成后,我跟华校长说,可以换一种思路写,他非常赞同。那时,刚好我参加新任校长培训,故修改是在培训旅途之中。有一天,我从凌晨三点多钟,写到早上7点多钟,完成了修改任务,以至于邓大一校长说我一个早晨写了一万多字,其实那是有基础的。记得星期二中午,主报告排印好了,这时,我突然想起学校缺宣传画册,我在征得华校长同意后决定编印画册,编印工作从下午3点钟开始:先设计封面,后确定版式,接着具体排版,到凌晨4点,完成了40页的排版,回到家睡了1个小时,7点多赶到学校,上完第一课后,伏案写画册的前言、后记及说明性文字,11点钟完成,接着又去印刷厂排版,下午1点定稿,3点钟在时代数码拿到了15本打印的画册——《弘道华章》。2010年3月,我母亲病故,华意刚校长、邓大一副校长都从苏州赶到江阴看望我,让我非常感动。出殡完后,我就赶到学校,参加了晚上举行的四星级高中复评的动员会,此后一周,我完成了1万多字的主报告和6千字的特色报告,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卫新—戴永时代,是我对三中的情感从归属感转向成就感的时期。2014年校园整体改造基本完成,面临着文化布置。那个暑假,我与景疆因有共同语言而渐渐走到了一起。2014年,完成麦兰园的景观建设;2015年,创办慧成实验项目,完成金字塔建设和民国礼堂的改造,建成了多语种课程基地;2016年完成了地震馆的改建,同时,建设与布置了校史馆,举办110周年校庆,编撰校史;2017年完成苏州市国际理解教育实验基地申报与环境布置,创办中美融合课程项目,完成学校大楼和道路的命名……学校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中多少凝聚着我的一些智慧,故,一种成就感也油然而生。
    从2002年至今,我写有关三中的各种材料(计划、总结、方案、规划、讲话稿等),估计有60多万字,而且这些文字多半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完成的,因此,我在《思想的年轮》一书的自序中写道:“为了学校的发展,我牺牲了无数黄昏,贡献了无数智慧。” 
 
守望阳光
 
    2006年,香港周氏家族与苏州三中合作创办“苏州海外联谊会?周氏(学生)德育奖励金”,评选阳光少年,旨在传递爱心、树立标杆,促进青少年的道德成长。从此,我就与阳光少年结下了不解之缘:第1届至第3届,我参与了评选方案的制定、写颁奖词等工作,2009年第4届阳光少年评选始,我负责阳光少年评选与颁奖的总体部署与实施,2010年夏天,在市教育局德育处,李凤祥处长给我讲述了新区阳光少年颁奖的感人场面,让我意识到阳光少年评选应该走出三中,走向苏州市,因此,从第5届阳光少年评选开始,由市教育局发文,并注重扩大阳光少年评选的影响力。这一年,参评学生扩大到古城区,约有130多所学校参加,颁奖典礼也选择了金阊区少年宫,请了编导与舞美,在大家的努力下,颁奖典礼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1年,我们举办了首届阳光少年公益形象大使评选活动,4月做方案,5月开始实施,7月1日进行了初评,评出20名阳光少年作为候选人,7月20日,在园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举行决赛暨颁奖典礼,20名候选人分成5组(5个主题),依次展示各自的风采,最后评出10名公益形象大使,另外10名学生获提名奖,当即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
 
 
 
    每一次评选与颁奖,我们都力求有新亮点。因此,阳光少年的评选从评阳光少年,发展到评阳光团队、阳光家庭,评选范围从古城区扩展到新区、园区、相城区、吴中区、吴江区。我们还举办阳光少年夏令营,开展阳光少年LOGO的评选,建设布置阳光少年展厅,编写《追日——阳光少年评选纪实》,建设阳光少年网页,创作阳光少年之歌。2017年,阳光少年评选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这一年,苏州市教育发展基金会加入了进来,阳光少年评选扩展到苏州大市,奖金高达80万,评选了665名阳光少年、70个阳光团队和29个阳光家庭。至今,阳光少年评选经历了12个春秋,12届共评出3936名阳光少年、372阳光团队和228个阳光家庭。我是苏州三中唯一坚守了12年的阳光少年守望者。这12年的艰辛,其中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只有深度参与的人才知道,但我觉得值,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行走万里
 
    如果说我有什么爱好,那就是画画与读书。前者还是在学生时代,工作后只在青阳中学时画过画,到三中后没有画过;后者是一种专业坚持,也算不上爱好。但我是一个性情之人,记得2007年我们江南的几个大学同学在无锡的太湖之滨聚首,闲聊中谈起,如果大家有车的话,一个电话就可以相聚。于是,2008年1月,我购了汽车。这年的3月7日(星期六),上午上完第一课(那时高三允许补半天课),在办公室处理些事,曾天民副校长说:“林兴,今天天气很好,你怎么不出去玩的?(意指自驾游)”,被曾校长一提醒,我有了一种自驾游的冲动,于是回家做饭,稍稍休息了一会,下午一点,带了两瓶矿泉水,就向安徽进发,大约晚上6点抵达西递……那是一次释放心情的神奇旅行,似乎从此我爱上了自驾游。
    最初,我喜欢独行。最冒险的一次是2015年暑假,我的目的地是稻城、亚丁,诗和远方吸引着我。我独自一人,从苏州开到武汉,从武汉到武当山,再从武当山到神农架,在神农架的大九湖出来,开到一个镇,导航竟然将我导到了死胡同。后来,在一位司机的帮助下,我终于上了高速,可是在万县方向与宜昌方向作选择时,犯了愁,为了保险起见(万县方向有些路段尚未开通),选择了宜昌方向,这时已近晚上6点,高速公路几乎没有车辆,我一个人驾车飞驰在雨雾蒙蒙的高速公路上,突然意识到开了3个小时还没有冲出神农架,心头掠过一丝孤独感,抑或是一丝恐惧感,到了深夜12点抵达湖北恩施入住。第二天一早从恩施出发,开到四川成都,已是晚上8点多了。我与大学同学老印她们会师,本打算一起去稻城亚丁的,因为我突然有急事,需返回苏州,“老印”建议我住高速出口处的宾馆。吃完面,等我找到宾馆入睡,已是10点多了,次日4点多起床,驾车开了25个小时,行程2千公里,抵达苏州。
 
 
 
 
 
    这次冒险自驾游后,卫新校长建议我以后结伴而行。所以,2016年,我与小强、震霄、胖胖一起西行,从苏州出发,先是“丝路之行”,后是“红色之旅”,途中4次会师,雅丹魔鬼城的历险、哈拉无人区的开怀、兄弟之间的豪情……这些留在以后写回忆录时再叙说吧!
    怀想明天,我希望过一种有意义和有意思的生活,读书、写作、旅行……我有一个梦想,等我七十岁的时候,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文集:《论书论》(博士论文)、《思想的年轮(1998—2023》(论文集)、《历史教育的意蕴》(专著)、《教育风险学》(专著)、《路》(小说)、《紫色的孤独》(诗集)、《花样三中》(随笔集)、《三生万物》(校史)……我想去川藏、去新疆(穿越罗布泊)、去云贵、去东北,去欧美、非洲和俄罗斯……
 
 
    人生就是一段旅程,年青时追求事业的成功,而年老时觉得那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最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时光雕刻了生命,风雨成就了淡定。岁月带走了青春的稚气,积淀的是宁静与感恩。
 
文/丁林兴  素材/教科处  编辑/韦宇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