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德育之窗>> 学生天地>> 校园文学>>正文内容

走过

走过

文学社 高二(4)班 杨喆

早春的料峭裹挟着缕缕寒意,斑驳了漆色的木窗脆弱地吱嘎作响。

尽管店内的陈设勉为其难地保持着原有的古旧,我却依然敏感地发现茶座悄无声息中的易主。茶单上不知不觉中竟也添上了所谓香醇的咖啡和精致的西点,反客为主,清冽的香茗只得默默退至角落。过去那位长者最爱的宁谧,今日却被这位时髦中年男子换为轻盈挑逗的蓝调,竟是如此难以言表的格格不入。

看着身后被讨巧地改为情侣座的藤吊椅,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伤感,不自然地走到窗前才发现天际里四散着细如粉淡若烟的三月春雨,一片染着忧郁的天青色。飞檐氤氲在迷蒙的水汽里,美好得宛若雏燕的剪尾。那才是真正的江南,一个被渐渐遗忘的江南,连同这一座苍老而不合时宜的茶座,淹没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独独在如此的季节,唯唯诺诺地奢望寻找一方栖身的背景,却终究换得一脸落寞。

怀着潮湿的心情想去抚平初春微皱的眉宇,我选择了逃离那个最熟悉的老地方。身后茶座的新主人殷勤地询问着是否要借伞,我瞥过那太刻意做旧的油纸伞,不觉地皱眉将他们遗忘在身后。

匆匆地走着,蓦地发现这场春雨真是不愧于牛毛之比,细细地密密地斜织着,钩一块素色的薄纱,江南的早春就这么浅浅地虚掩在它的背后。仿佛近在咫尺,伸手却又怕惊扰了那一份恰到好处的疏离与惆怅。就这么想着,我悠悠地放慢脚步,用脚掌细细体味着青石板路透过鞋底四溢出的岁月的坚硬与时光的沧桑,滑腻的青苔竟也在春雨里显得有些调皮的新绿,我欣喜地嗅着一路芬芳,兴奋地抬头。心却瞬间落入八月里倾盆的大雨。

对岸沿河的老房子佝偻着身躯,硕大而血红的一个“拆”字张牙舞爪地剥夺着残存的一点点生机。不远处的巷口忙碌的众人张罗着安装璀璨的霓虹,冷笑着蚕食最后的一份静默。古朴的小店在对街摇身化作繁华的商场,光洁的玻璃门在进进出出的人流里难以闭合,耀眼的蓝色提示灯炫目到撞痛我的眼眸。那戴望舒笔下隐于市井、小巷深处的丁香姑娘早已褪去了羞怯的面容,换下轻软微湿的绣花鞋,娴熟地为自己点上浓郁张扬的妆容,老道地足蹬七公分高跟鞋健步如飞,早已忘却过去的轻缓步调与寂寥的雨巷。

久久矗立在巷口,竟是如此的怅然若失,不禁傻傻的问自己,身后走过的究竟只是一弯寻常小巷,还是漫长到难以瞬间接受的古典与现代的时空交换,我终究是弄丢了回去的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