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校友熊范纶:我国智能农业的奠基人


苏州三中校友熊范纶

    中国科学院合肥智能机械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技大学、南京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我国农业专家系统开创者和学术带头人。1958年高中毕业于苏州三中。

    1981-1983年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学习工作,回国后率先在我国开展农业专家系统研究,研制成功我国第一个农业专家系统,10多年来,承担国家86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攻关和安徽省、中科院等重点课题10多项,取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和国际前沿的研究成果。2005年,在布拉格召开的国际自动控制世界大会上,熊范纶首批当选IFAC Fellow ,这是世界自动控制界最高荣誉称号。他是获奖者中唯一的中国科学家,也是第一位华人获此殊荣。

    在农业专家系统结构、专家系统开发工具(平台)、智能技术集成等诸多方面取得创新性成就,主持的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和多项省部级奖、国家攻关重大成果奖,连续列为八五、九五国家级重点科技成果推广项目。


    “从初中跳到高中是我的第一跳,苏州市三中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教会学校,1906成立的,孙中山、梁启超都光顾了这个学校。”提及自己的母校,熊范纶先生这样说道。

    一年前,熊范纶先生曾重返母校,在校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校园,并在校史馆里点开同学录,满怀深情地回忆起几十年前的往事。





    五十年代的达特茅斯会议确立了人工智能(AI)这一术语,短短几十年,人工智能的发展就经历了几次浪潮。作为我国最早一批出国访问的专家之一,熊范纶回国后率先开展了AI+农业的研究,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个智能农业系统。


熊范纶以亲历者的角度,讲述我国智能农业的发展:

    我们第一个成果在1988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大概1990年左右,我给国家科委主任宋健等同志写了一个建议书,题目是《在我国大力发展农业知识工程的研究和应用》,把我的这些工作情况作了一个汇报,这时候已经在全国十几个省应用得很好了。我最后写了一句话,我说“今天它还只是星星之火,不久将会形成一簇一簇火堆,最后必将燎原中华大地。” 

    我当时提出了农业知识工程这个词,四年以后,美国普渡大学很有名的专家巴雷特(Barrett),到我们这儿开会,带了一本他写的书,就叫农业知识工程,一模一样。

    后来还研究了一个开放平台,当时我们叫“雄风”专家系统开发工具,这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后来863项目里我提出“农业智能应用系统”,并且提议与推动国家863智能化农业应用系统示范工程大规模推广应用,后来获世界信息峰会奖。所以这时候就提出了智能农业,科技部非常重视,温家宝总理听我汇报完问:“叫什么学科方向?”我讲农业知识工程,他说就叫农业智能工程。


    1990年成立了“中国自动化学会农业知识工程专业委员会”(现在叫“智慧农业专委会”)。1992年,又在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IFAC发起一个叫“农业专家系统国际学术会议”,在我国黄山召开,来了14个国家,第一次看到国际上的许多新的信息,发现我们并不落后。后来就成为IFAC“农业人工智能”国际系列会议。

    1997年,我们又搞了一个全国农村致富网站。一方面,把我们的专家系统网络化,另一方面,在网上搞了一个农产品的供求热线,相当火热,实际上就是后来的电子商务。

    回顾一下我国的发展历程。八十年代开始是我们的农业专家系统,是智能农业。九十年代初国家863,依然是智能农业,后期为了推广叫电脑农业,因为那时农村不懂什么智能。后来网络出现以后,就提出了信息农业,后来又出现了数字农业、精准农业等等。后来物联网出现了以后,又搞物联网农业,都是跟踪西方的发展方向,淡化甚至排斥了以前的我国智能农业。包括今天我们的物联网最大的瓶颈问题是什么?是传感器!农业传感器是最最难搞的。高兴的是,这些年来,农业信息化的产业化,有了较大的发展,虽然还远远不够。

    我国的三农现状,知识获取难度大,数据的采集难度也很大,我最早碰到螃蟹了,给咬了一口,但是我希望被咬得值得,而且希望我们大家要像啃骨头一样,真正的像工匠一样,用我们的大爱赋予三农,真正把我们中国人的聪明智慧应用上去,搞好我国的智慧农业,不要老是跟着外国人后面。 


    数十年的风云变幻,农业信息化与智能化已经成为我国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内容。不变的是熊范纶对农业智能工程研究细致较真的工作作风,和低调谦和的为人姿态。正是因为有了像熊范纶这样一批批默默付出的科研工作者,才有了我国现代农业的一幅幅绚丽篇章。


组稿:肖凤杰

美编:韦宇端

审核:肖凤杰

素材来源:大咖薇聊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