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校务公开>> 校园新闻>>正文内容

收获 ||何忆意:暗影

    曾以为自己忘记了儿时的暗影,而现在,它回来了。

    在暗夜的微光中,锣鼓声慢慢苏醒。与数十年来所见的舞台上的强光不同,皮影戏给了影子合法的地位。本以为这古朴的光影辉映的风格再难见到,不想在一片亮堂之中还有人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暗影的尊严。

    北方的空气少了些水汽,夹杂着浓郁的当地口音的普通话飘进耳朵,在混了市井气息在街巷中穿行。我又来到这儿时曾经到过的地方,依稀的记忆翻涌上来。站在皮影剧院的门口,钝钝地踏进去,却误入了一个不同于强光风格的空间。



    给众人展示皮影雕刻技艺的是一名老者,我轻轻拨开并不多的几人,滑步靠近老人。他看着年过古稀,一副老花镜颤巍巍地半悬于鼻梁,干枯的手指宛如槁木,却灵活非常。一把小刀在手,弃其余工具不顾,直雕干净利落,弯刻迂回蜿蜒,或长或短的线条在透明的白皮影上流动。细微处,老者顺着皮的生长纹路极为细致地雕刻着,人群中懂行的不禁呼道:“雪花雕!”此种技法一旦断刀,便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整张面皮作废。我发觉自己也已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皮影的雕刻工艺将工艺美术与戏曲相结合,现在已不多见。雕刻好的皮影各式各样,百姓、豪侠、贵人、虎、狗……未上色的白皮影透明、富有质感,一眼便见工匠雕刻技艺如何。

    老者说他干这一行便是一辈子,着迷于皮影戏明明暗暗的变化风格,做皮影和演皮影戏,乃他平生所爱。接着他感叹,来这儿的人哪,好像是越来越少了。

    对于儿时看过皮影戏的我而言,真正期待的还是老者歇息后的皮影戏表演。现代的动画热爱强光,皮影戏却反其风格而行,偏将暗影一同兴高采烈地搬上舞台。



    来看皮影戏的多是被父母带来的孩子,稀稀地入座。雕刻的老者消失在屏后,灯光渐暗,微光里每个人的眸子却都是亮亮的。

    熟悉而又陌生的唱念声灌入耳朵,来不及消散时间的隔阂,就热情地重领我回到故事中。那原先安静的石敢当忽地灵动而起,唱、念、骑、吼的动作充满生命力。我曾逐渐淡忘了影之于光的意义,因为我们的平常生活太多地暴露在光芒之下。现在却蓦地发现:光确实照亮了一切,而让万物层次分明的,却是影。

    影如中国山水画中的留白,我们知其存在却不自觉地忘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能大放异彩。重视影,这是皮影戏最重要的风格。

    一声喝断,刚直有力,英雄并不服老。我原本无波澜的心却因此而震动,时光对岸的自己猝然抬眼,有什么东西被光影变幻的藤蔓链接到记忆巷子的两头。观众们紧紧地抿住嘴唇,默然无声。我相信老者并不只是用喉咙发出声音,那声音更是他内心的疾呼。

    原先的热闹终是停了,灯光重新亮起。我与离席的观众一道慢慢踱步向外而去,心中却久无平静。

    皮影从暗夜走来,千百年来生生不息,薪火相传。不知还有多少人能够再懂皮影艺人独特的唱腔风格,不知还有多少人,能被这在贫困百姓之中生长起来的民间艺术震撼灵魂。

    我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那古稀老人已从屏风后走出,在一片亮光之中,无声地望着无人的观众席。



作者简介

    大家好,我是高三(7)班的何忆意。我喜欢看书,对一些独特的物像也非常感兴趣,所以就有了这次作文的一些灵感。我觉得阅读是比较有意思的一项学习任务,对于阅读,我比较喜欢看文、史、地类书籍或杂志,希望各位都能找到合乎自己胃口的“佳肴”。



教师点评

    这篇文章选材独特、语言优美,以对皮影的描写来展示中国民间传统艺术的魅力。以暗写明,立意深远,是一篇难得的考场作文。何忆意同学是一个不断挑战自我、愿意付出努力的孩子,在大量的阅读和扎实的写作练习基础上,写作水平越来越高。在今年的“中学生与社会”作文大赛中,何忆意经过激烈角逐,荣获省二等奖。希望大家都能有这样一种向上的劲头,遇见更好的自己!

朱  艳


文稿:高三(7)班何忆意

文编:顾  菁

美编:韦宇端

审核:顾  菁

素材:语文教研组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