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教育科研>> 成果统计>> 读书笔记>>正文内容

暴君是怎样炼成的?——解码秦始皇之一身世之谜

关于秦始皇嬴政的身世,司马迁分别有这样两段叙述:(1)“秦始皇者,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史记�秦始皇本纪》);(2)“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史记�吕不韦列传》)。显然这两段叙述是自相矛盾的:(1)讲的是嬴政的生父是当时在赵国为人质的秦公子异人(即日后的秦庄襄王),(2)讲的是异人娶了吕不韦的小妾赵姬,而此时赵姬已怀有吕的骨肉并向异人隐瞒了此事,并在“大期”(10个月,另有一说为12个月)之后生下了嬴政。东汉班固对此也有类似的叙述:“臣(张匡)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意欲有秦国,即求好女以为妻,阴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汉书�王商传》),以及“周历已移,仁不代母,秦直其位,吕政残虐”(见班固上汉明帝书)。班固将嬴政称为“吕政”很显然认为他就是吕不韦的儿子。

那么异人和吕不韦究竟谁是嬴政的生父呢?

这就要从吕不韦为何要结交异人开始说起:异人的父亲安国君是当时秦国的太子,但此人有二十多个儿子,异人的生母不并被太子宠幸,所以异人在秦国并不被重视,所以才被派到赵国来做人质,而秦国又经常攻打赵国,所以异人在赵国的日子就非常难过了。股神巴菲特说过:当人人都去买股票时我就会抛,当人人都去抛股票时我就会买。此时的异人正是一支十足的“垃圾股”,而吕不韦则是一名极具眼光的商人,他看出了这位落魄公子的价值,认为他“奇货可居”,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其扶上国君的宝座。他开始用重金经营这只“潜力股”:第一步,给子楚“五百金”的公关费,让他结交宾客,树立礼贤下士的光辉形象。第二步,开展金元外交,去结交秦国太子最宠爱的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是楚国的王族,秦楚之间已有三百多年的联姻传统,楚国的外戚势力在秦国位高权重。安国君就是在这些楚国外戚的支持下成为的太子,所以华阳夫人不仅是太子在感情上的最爱还是政治上是强有力的依靠。吕不韦用重礼买通华阳夫人的姐姐,让她在夫人面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成功劝说华阳夫人认异人做养子(华阳夫人没有子嗣,为了保住楚国外戚势力在秦国的权力,她的确也必须这样做),再经过华阳夫人的枕边风攻势,异人就顺利的成为了太子的太子。第三步,就是上文所说的吕不韦将自己的小妾赵姬赠与异人为妻。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连老婆都能给他,这个关系当然已经是铁硬铁硬了。

赵姬在嫁给异人前无孕就不必说了,如果真的是有了吕不韦的骨肉了,我认为这个孩子也是保不住的。因为此时的异人已经贵为秦国储君的储君了,他的婚娶事关秦国王族血缘的正统,是丝毫不得大意的。战国时期有专门的“谨室”制度,“谨室”,就是将所献之女单处,由医官以及熟知女性生理的“女阿”,确认她没有身孕,然后才能嫁与王孙公子。吕不韦不可能不知道“谨室”制度”,所以他也会在献赵姬之前,将他自己的骨肉引掉,因为一旦查出他所献之女有孕,孩子保不住不说,他自己也会前功尽弃,他是不会冒这样的风险的。

那么为什么一贯严谨客观的司马迁会给后人留下遐想的空间呢?

秦朝的“焚书坑儒”使得之前六国的史书被烧毁殆尽,但是秦国的史书却得以保留。所以到了司马迁撰写《史记》的时候,由于有秦国的史书《秦纪》做参照,所以关于对于秦的历史相对比较真实。而对其他各国的人或事的记载有时则会掺杂一些传闻或是野史。

关于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的故事,应该是嬴政出生后到司马迁撰写《史记》这150年左右的时间内出现的。在秦统治中国时候,由于实行非常严酷的言论管制,这样故事几乎是不可能有人去编造和传播的(除非他真的不要命了)。所以这一言论应该是西汉以后才出现的。郭沫若在《十批判书�吕不韦和秦王政的批判中》给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推测:他认为这个故事是汉初刘邦死后,吕后称制时,由她的两个侄子吕产和吕禄捏造出来的,以证明他吕家取代刘家是合理性。二吕“考证”出吕不韦是吕后的祖夫辈(两家同出于河南洛阳),既然吕不韦是嬴政的父亲,那秦始皇“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吕后的父辈。刘邦抢了秦朝的天下,现在吕后只不过是替父辈把江山夺回来而已,合情合理,司马迁显然是受到吕氏言论的影响。

此外明代学者王世贞也提出了有价值的见解。他认为: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如果是千真万确的,那么在所涉及的赢政、秦庄襄王、吕不韦、赵姬四个当事人中,总得有人将这一隐私泄露出来,否则就没有人能知道,司马迁也就不可能将它作为史料而写入《史记》。而在这四个当事人中,秦庄襄王是最不可能泄密的人,因为他虽是当事人,却是一个不可能知道秘密的当事人。这个秘密之所以能存在就是以他不能知道这个秘密为前提的。贏政也不可能泄露这个秘密,他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秘密,即使他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也不可能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否则就会危及他的政治生命。赵姬也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公开,她只有在与吕不韦仍有感情而嬴政却对吕不韦构成重大威胁时,为救吕不韦,她才会向赢政一个人透露这个秘密。因此,在四个当事人中唯一能将这一秘密公开的就是吕不韦,他是唯一的制造秘密而又公开秘密的人,因为他是公开这个秘密的可能受益者。从逻辑上说.,我们就有理由怀疑这个秘密的真实性。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