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教育科研>> 成果统计>> 人在旅途>>正文内容

雪情

人总会有一些莫名的情感,我对雪就是如此。想去东北看雪,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想得到什么?朋友不解“看什么呢?白茫茫的一片”。我也不知道,我知道是只有那份热情。

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成功到达了雪的世界,领略到东北的雪。似乎懂得自己为什么那么想看雪。东北的雪是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夹杂着一缕缕不一样的感情。风景可能共享,触动永远只有自己知道。

东北的雪不是江南的雪。

江南的雪来去是那么匆忙,匆忙中总是裹带着几分湿气,厚重的让你无法取舍。东北的雪,恰如东北的人,个性是那么的爽朗,漫山遍野。羊草山的雪好像敦煌的流沙,仿佛从空中滑落,风拂下化作一缕轻烟略过,轻盈如仙子裙服的一角,又在一处落下,柔柔的铺下,层次清晰可见,厚厚的。但你一点也不觉得寒与重,却是松松暖暖的。在这里,童心可以尽情的作祟,写下你的名字,印上你的脚印,卧出你的体态,甚至在压实的积雪处翻几个滚......,一切都那么自然。

东北的雪,是东北风景的幕布。看到了山川草木和生灵,活跃在幕里幕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

二道白河的水悄悄的从冰雪覆盖的山谷走来,缓缓的流淌着,不时的又钻到白雪的怀里。三五成群的野鸭在这里找到了天堂,潜泳的、漂流的、散步的、伫立的,让这里热闹了许多,平添了一些颜色。斜阳穿过,干枯了的芦草泛着金色光芒,光秃的枝桠在银色雪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你找到了自己游荡的身影和自由的灵魂。在长白山,天池池水从冰雪中瑟瑟的流出,融入了温泉的热量,变的欢快了许多。热气弥漫在山谷的一角,远山和小屋飘渺了,构成一幅天上人间的画卷。暖气合着谷风贴上了树枝,装饰出玉树琼花的世界。这里是天堂,这里也是江南,你看,雪白的画面上起伏的山体和灰褐色的树林,是天堂画师们描摹的一幅幅水墨丹青。

东北的雪,是凝固了的喧闹。雪蛰伏了这里的世界,也活跃了这里的世界。

五点钟从雪谷到雪乡的穿越,林区的乡野与其他的乡野一样,漆黑的,静悄悄的,偶尔从远处传来两声犬吠,夜晚的雪是宁静的。清晨的阳光没有给雪原带来喧闹,听不出。在这里,热闹是看和想出来的,想象的精灵王国:雪白的蘑菇攒动在林间,长长的蟒蛇慵懒的伏在树干上,调皮的海豚爬上了树梢,机灵的银狐躲在树杈上偷偷打量着你…..

东北的雪,我只看到了一点点,心情却舒展了许多。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