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市第三中学校>> 德育之窗>> 班主任园地>>正文内容

家访日记

 

家访日记

苏州市第三中学  高二(4)班  班主任  蒋斐雯

    做班主任也算有些年头了,遇到过一些学生,去过一些家庭。

曾经去一个学生家里家访十几次,曾经冒着大暴雨晚上去学生家,也曾经晚上把学生请到自己家里面对面的长谈4小时。在我心里,“家访”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字眼,与之相伴的是教师的付出,家长的期盼,学生的忐忑。

不得不承认,家访有着太多的正面意义,能够了解学生,走进家庭,家校之间一下子亲近和亲热起来,记得上一届我带的高三班级,只要我去一下家访,学生的成绩马上就噌噌的往上爬。那是一种提醒,更是一种鼓励。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家访开始慢慢的变少了,开始不敢轻易的踏进别人的家门,开始害怕窥探到孩子和家长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这件事情,我开始变的慎重又慎重。我想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想法,想考虑到每一个种可能。

这学期,教育局提出“走进家庭,走进学生”的家访活动,作为班主任,我必须积极响应。可是这个班级是分班后新组建的,班级里只有个别同学是我以前了解的,大部分的人我连名字和脸都对不上,那么我去他们家说什么呢,我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我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我家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去看看他们家的房子吗?我开始苦恼,因为,我也有我的原则:

我不想做一次无意义的拜访,我不想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我希望家校双方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价值的,那么我该做些什么准备?

既然要了解每一个家庭,那么作为班主任就应该尽可能每一家自己都走到,而不是让更不了解学生情况的任课老师去走一遭。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41家都走到,那么,我该如何选择家访的学生?

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理出些许的头绪,做好些许准备。

带着复杂的心情,我开始了我的家访路……

9月6日晚上      贵都花园      杨喆家

杨喆高一就在我的班级,努力,要求上进,成绩不错,我和她的家长有过几次接触,知道父母对这个从小一帆风顺的孩子有着太多的期望和要求,强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学期,我让她做了语文课代表,其实就是想让我们的王君老师对她多多帮助,让她更自信一些。那天晚上,在办公室胡乱吃了点东西后,7点我到王君老师家接上她一起出发了。让人感动的是妈妈老早在小区门口等了。

那是一次愉快而又有成效的谈话,那是一次真切而又有实效的家访,我们看到了她的父母脸上露出的放松的表情和信任的目光,那天,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了。

但是,不虚此行。

9月8日下午       采香花园      三香苑       沈子禹  桑松杰家

这两个孩子是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去家访的,分班前他们来自普通班级,由于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高一一年落下了很多。在现在的班级学习很累,要命的是,开学没几天竟然开始自卑。而更要命的是,这两个孩子人品素养好的出奇,正直善良。

那天下午,我约上曾经教过他们的陈花老师出发了,我要带去一个强烈的讯息:我不会放弃他们,所以他们也不可以放弃自己,一定要一起努力。

让我感动的是,这样人品的孩子必然来自于一个良好素养的家庭,桑松杰的爸爸妈妈老早就在家里等侯,开着空调,泡好了茶,态度谦和真诚。而沈子禹的爸爸更是为了家访特意从单位回来,拿着记录本和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后,立马去赶火车了。其实他的妈妈和奶奶都在家。

回来的路上,我想,面对这样的父母,我怎敢懈怠和偷懒?

 

       9月8日晚上           附二医院         李兆杰

    其实,这不能算作一次家访。

    开学才几天,我们班的李兆杰因为鼻子里长了息肉撑破血管,血流不止,而立马住进医院,动了手术。

我想我应该去探望。

不经意间,我把这个想法和他高一时的班主任朱翔老师提了一下,他立马说和我一起去。

那太好不过了,两个人去总会更热闹一些。

那天晚上,庆祝教师节的活动结束后,我和朱老师出发了。

那个孩子高一的时候我教过,但并不是十分的了解,印象中,很聪明,但不算认真,要求上进,但也是贪玩。那天,走进病房,看见因为流血过多而苍白的脸,看见他的父母疲惫苍老的身影,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就这样看着那孩子。

可是,最后,一起合影的要求始终是说不出口。我不想他误解。

昨天,李同学来上学了,才出院了三天,可是整个人却不一样了,我帮他整理和复印的所有学科的笔记和讲义,他一直在看,一直在问,我想他是接收到我想传递的讯息了。

 

 9月9 日下午       平江路邾长巷       金晖家

金晖是一个特别乖巧和善解人意的男孩,成绩不错,人缘不错,课代表工作认真负责。在我印象中他阳光,开朗,特别容易和老师亲近。

那天中午,金晖就发短信给陈花老师,说很紧张,很忐忑。还说妈妈不在家。

下午,陈花老师还是骑着自行车驼着我出发了。找了一圈,终于到了,孩子在楼下等我们。上了楼,家里不算宽敞,妈妈竟然在家。我们坐下后客厅已经很挤了,爸爸显得不善言辞,一直在厨房里转悠,很是拘谨,我们从孩子堆满东西的房间望去,他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谈话到一半的时候,爸爸突然说他去帮孩子交学费,就不回来了。

那是一次很奇怪的谈话,我们说着孩子还需要改进和可能有的上升空间,只对着妈妈一人,妈妈说我们没有条件给孩子另外补习,只能多督促督促。整个过程孩子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走的时候,我说,你们家楼下就是著名的平江路,太漂亮了,要不我们就到外面照张合影吧。孩子换了衣服一起下了楼,可是,没有笑。

回去的路上,我和陈老师心情都有点郁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难过。

 

之后,我的家访停了一段时间。

陆陆续续约了几个家长到学校,通过电话和几个家长长谈了几次。

明天晚上,我又要去家访了,我得做些准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